以李之姓贯霆之名的小少爷

若有来世还愿做你俩的cp粉。

我好激动!!!啊啊啊!!!讲真的。。。喜欢峰霆两年多,古剑和活色以后同框很少,然后这次直接发这么大的糖,李喵去年曾经说过有时间会和饱饱出去旅游,当时会以为就这么一说吧,但是时隔一年发糖真的感动,上次发糖是在跨年的时候的第一个拥抱,这次真的太棒了,我也不知道我是以一个多么多么多么激动的心情发这个,都快哭了,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们,我的峰霆还可以再战一百年,若有来世,还愿做你俩的cp粉💝💝💝😘😘😘(内心各种各种激动。

Story of our life.

处女作,文笔烂,望包涵,谢谢,以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THE  FIRST。
        我叫陈伟霆,我有一个秘密,我喜欢一个人,他是一个男子,一个叫做李易峰的男子。

我和他初中就在一个学校,不过我长他一届。他也许不会记得我,毕竟近三千名学子的校园哪里会记得我这个无名的泛泛之辈呢。

可是就在这近三千人里我记住了他,并且他成为了我的一个秘密,一个只能藏在心底的秘密。我记得有一次回家路上骑车的我穿梭在人群中,耳机里放着不知名却舒心的曲子,一切都平常的出奇却有让人万分享受的感觉。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后拐了个弯,再走十分钟左右就到家了,这是一条宁静的柏油路,很少人从这边走过,微风过处还会送来缕缕花香。但是,就在你享受惬意时光的时候,也许总有几个人想要破坏你尽存的创造出的美好,就像我此刻的现状。现在,我就遭受着此刻最大的难题,我碰到碰瓷的了,照理说我骑车的速度不是很快的,尽管戴着耳机可是声音调的极小,路上车的滴滴声还是很清楚的,而且也没有走神,还戴着眼镜,可就算这样倒霉的我今天还是碰到碰瓷的了,我被那老爷爷拉住,他让我陪他医药费,让我说家长电话要和家长联系,说现在的学生一天没个正形骑车不好好骑,听歌就算了还不看路,还说现在的孩子简直就是国家栋梁里的蛀虫,云云侮辱的话。 可我却久久反应不过来,不知该如何是好,但就在这时,李易峰出现了,穿着和我一样蓝白色的校服,一副混社会的样子但说到底才是个初二的学生啊,这是我第一次碰见他,却是在这样的一个场合里,怎么都是些许尴尬。其实李易峰看出来了,那老头是在碰瓷,那么硬朗的身子,再加上咄咄逼人的气势,唾沫星子乱飞,怎么看都是在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学生。他朝我走来了,我还记得他对那老头说:“您呐,瞧好了,他是正经学生,他也是我表弟,您要觉得您老人家这事儿占理,那咱去局子里好好谈谈到底怎么回事,您看成吗?”老头看了一眼,啐了口吐沫说了句:“坏事的毛头小子。”转身就走了。我还在想他说的话:被一个比自己小的人说自己是他表弟也蛮尴尬的,但是还是很感谢他,不然到最后也许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解决才好。可当我准备说谢谢时,他摸的下自己的衣袖,然后转身就走了,完了,留下了个不礼貌的印象了,但既然在一个学校总会再遇见,那就有机会再说谢谢吧。

        一次偶然,在艺术节上听到他唱歌,也便知晓了他的名字,既会唱歌又会帮助人,看来李易峰真不错啊,同时我也开始了漫无边际的单相思。

       后来,恍恍惚惚的我上高中了,觉得那懵懂的单相思也就无疾而终了。快收假了吧,因为高一新生的军训也快完了。可当我看到学校的帖子上有李易峰的照片时,我内心有些许激动,点进去后,看校友评论什么说这届高一新生看起来颜值还不错嘛,我关掉手机,李易峰,真巧啊,我们又再次在一个学校了。

       可是,离的再近,我也知道我和他什么都不会是,不会将这样奇怪的暗恋告诉他,也不会像同学之间一起顺路同行,更不会像友人一样谈论。就像以前一样,周一升国旗时老远瞥他一眼以及校园里的偶然相遇,就这样没有交流,也许这就是漫无终点的暗恋吧。

THE    SECOND。
      我叫李易峰,我知道有一个人喜欢我,他叫陈伟霆,他和我是初中,高中校友。我第一次见他其实是我去选学校的时候,我想大概是他被老师叫来学校帮忙的,要不然就是学校的宣传部,不然怎么会在这么炎热的暑假出现在学校呢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阳光下的他,虽然很是忙碌,但是那么的清爽,眼睛架在鼻梁上,俨然一副精干的样子,我想了想,这学校本就是这市里十分不错的好中学,一开始挺犹豫不决的,要不要来,现在看看这学校颜值系数还挺高啊,那就决定在这上吧。

       有这样一个认识颜值高的人的机会,怎么能错过呢。我捋了捋的头发,恩,帅气满分,自信也满分,从小就被说帅气,今天总算碰到一个跟我颜值相似但依旧比我低的人,我走上前去,人畜无害的说了句:“同学你好,请问你是在校生吗,我想问问本校新初一招生开始了吗?”那人抬起头笑了笑:“不要意思,我不知道,你去德育处问问吧,前面有学校地图你可以顺着它找。”说完话又低下头整理他的东西去了,我看他也没有想说下去的意思,我摸了额头,想了想不急不急,我们来日方长,总有一天你会牢牢记住我的。

       新学期开学了,我迫不及待想要再次见到他,等到我打远处看见那娇俏的身影时,想上前打个招呼,草稿都想好了:“嘿,还记得我么,真巧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可是他仿佛不认识我似的,擦肩而过,表情没有一丝波动。我低头踢弄着路旁的小石子,看来,给你的印象还不够深刻啊。

       再后来知道他的名字年级等等。最近听说有一群人想找陈伟霆的事,说什么因为人太好相处,很多女孩子都想追他,那是小爷我看上的人,能差吗?然而这想追他的人其中有一个姑娘是想找陈伟霆事的头头的女朋友,既然都有男朋友了,还出来凑什么热闹,麻烦。找陈伟霆事,这事能能忍吗?然后我就代陈伟霆去找那头头去了,谁知途中正巧碰见陈伟霆了,他表情很难堪,再看旁边的老大爷,站的比陈伟霆都直,说话还挺有气势,碰瓷的吧?我转身对身后的兄弟说:“等下,碰见了个熟人,帮忙解决的事。”我走上前去,上下瞄了他一眼,说:“ 您呐,瞧好了,他是正经学生,他也是我表弟,您要觉得您老人家这事儿占理,那咱去局子里好好谈谈到底怎么回事,您看成吗? ”我看那老头看见我痞里痞气的样子,和后面的兄弟,低头啐了一口就走了。我看他尴尬的神情,也不知道说什么,摸摸衣袖就悻悻的转身走了,恩,又错失一次可以和他认识的机会,我以为我们之间的联系,也仅仅止步于此了吧。

       嘿,没想到啊,打那以后他好像注意到我了。不然为什么有时周一升国旗时我站在后面有时感到有人在看我,环顾四周和一双明眸对上,他低头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。我也笑笑,看来还是有机会啊。

       可是再后来,他中考了,也不知去了哪所学校,我总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,虽然和他一句话都没说过,但对视过几次也是很幸运的事情了,可是现在连背影都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  一次,我在回家路上碰见他,依旧温软的模样,他的校服让我知道,他现在的学校是不错的高中,我打算努力学习,和他再在同一个中学,这次,绝不会在让机会在等待中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 我虽然有点混,但是底子还是有的,再加上周末的补课,一年下来成绩也是提升不少的,可是离他的学校还是差点分数,我有些低落,不知是再努力一把,还是选择一个现水平的高中。

       可是既然努力的那么久,也不差这一会了。后来考上了他所在的学校,差的分我无能为力,只好拿体育补咯,谁让小爷我身,体,好。熬过炎热的暑假后,去新学校报道,知道到很快就能见到他,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。因为事情较多,我们是上午报道而高二是下午领完书后就完事了。新的班主任办事很利索,因此我们班放的比其他班早些,可是也都将近两点了,我提着两摞书走出校门拦了辆出租回家把书放下后赶紧回到学校,在学校操场边的楼梯坐着,那正好能看到高二楼的出口,看着吧,看本大灰狼如何捉到小白兔。

       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,四个小时,陈伟霆不会没来吧,那小爷今儿这么帅的一身不就白准备了,但我中午还没吃饭,寻思着要不再等五分钟?5min后,要不再五分钟?反正也不是很饿啊。。。半小时之后,算了,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,来日方长嘛。迈出步子准备走,诶,前方怎么有这么熟悉的身影啊,不会认错,是他,是他,就是他。我跑过去,拉住他的书包,他转过身看到我一脸错愕。
我说:“嘿,好久不见,又是校友了。”
他说:“你,记得我?”
这么磨人的小妖精怎么能记不住呢, “怎么不记得,而且我喜欢你,很久了,要不然为什么那么多学校,非来这所,那么多人,为什么非要等你?而且你也喜欢我,既然郎有情妾有意,所以我们在一起吧。”我笑笑说。我拥他入怀,感受着他的心跳,和我一样很快,他闷声说了句:“不正经。”正经也好不正经也罢,只要把你追到手,总是好的,而且这次抓住你了,就不会再错过了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这样的相遇的确很是戏剧性,可却发生在生活里,让我切身感受。

      人这么多都会与他相遇,是缘,
      绕那么多圈还能走一起,是命。

爱伟霆,爱未停。
希望在2016年你有更大的进步,收获更多的粉丝与荣誉。

潜水一年多,难得的,他们总算再次同框了一次,而且还拥抱,这样大写的糖,简直甜不要不要的。新年的第一个拥抱都给了彼此吧。(占tag抱歉)。
这cp我站定了!
这大旗我扛定了!